谦糯没有六个翅膀

是画渣!
aph是本命!cp吃仏英 露中露 独伊
HP 神夏 漫威 刀男 绿蓝以及很多很多都厨!
然后疯狂安利osterland!!!!荷兰和haz帅我一脸血呜呜[姨母笑]
企鹅1227642064!欢迎扩列!!!

[午觉]

我一度感觉我要是再不产粮我就要饿死了............我要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有糖的艰难生活

突然扒出来了800年前画的情头(๑Ő௰Ő๑)

大大今天更了吗?!

算是一个红色小甜饼[?]吧
非国设
ooc有

看完别打我
   
     1.  伊万追了3年的一个画手大大的连载最近从日更变成周更了。
       伊万郁闷极了。他带着给自己产粮的心情,模仿大大的画风和情节发展尝试着在没有更新的日子画画伪番外。最后他留了点小小的虚荣心把它们发到了微博上。

   2.  那条微博的评论区炸了。
       伊万原来的一些些粉丝转爆了他的微博,那堆原画手大大的粉丝甚至以为伊万是大大的小号,因为画风和人物说话的风格几乎和大大笔下的一模一样。
       伊万属实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他慌忙解释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同人画手。
      后来他每次发图的时候都在显眼的位置表上了[同人创作]。

     3.   伊万的微博粉丝在一周内从一千涨到了一万。
      某天早晨,他虚眯着眼睛打开微博的时候发现自己点赞转发的数量比原来多了一倍多,他惊奇发现自己的伪番外被大大翻了牌子。
    他尖叫着从被窝里跳了出来,抱着手机在床上翻滚,最后把自己摔进了枕头里。伊万借着胆子端起手机给大大发了私信,戳完键盘之后发现自己的手都冒了汗。
  

    4.  之后伊万算是和大大有一句没一句的勾搭上了,只是大大经常消失,弧长过在数学课感受到时间。伊万到不介意,死皮赖脸地给大大发早安晚安以及画的同人。
     一天,大大算是稀有地回了消息,伊万咧开嘴抄起了手机,看到的不是[早上好]或者[好看,加油!]什么的,而是[不回你消息真的不好意思哈,私信太多了都看不到你的了,要不你加我QQ吧。]
    

     5.  隔壁打游戏的阿尔弗雷德跑过来敲伊万的门问他是不是失火了。

    6. 伊万开始日常勾搭,他如愿得到了火苗,和大大也熟络了起来。他渐渐发现大大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更何况空间里的沙雕说说早已暴露了一切,和微博上的正经连载博主简直是两个人。

  7.  当然了,作为一个粉丝也难免少不了催更。
       [大大(^L^)—✲——————什么时候更新啊!]
        [emmmmm...]
        [大大!!!!!!QwQ]
        [...随缘吧,咳咳咕了咕了]
伊万 瞪大眼睛盯着手机,切齿拊心地码了条微博,说是如果这周双更,他边跳舞动青春边唱粉红色的回忆。

     8.  伊万目光呆滞地看着两条微博上的更新,僵硬地滑开自己微博上的热评:
        [我更了,记得录下来啊!]

         哦太阳。伊万去QQ戳了大大。
         [不!你不是说你没更么!!!]
         [我屯了2期,只是拖稿是画手的本能而已。]
         [...我有说过什么吗,没有啊对吧。]
         [诶!你是在××市对吧!]
         [诶?是啊,只是马上开学我要别的地方去上大学......等等???]
       [昂,我这两天正好去那里。有时间面个基么?]
       [...!????!
!!?????????????我靠当然!!!!!什么时候?在哪?随时有空!]
       [再说吧...那个作为礼物...咳咳]
       [我这就去录!!]
         

  9.  ..................

      ..................

      ..................

     .................
     别乱立flag,人间不值得的。
     伊万用4分29秒的时间告诉了我们。

   10.  大大给了伊万一串号码,说到时候找不到他给他打电话。
       伊万差点当场就打了过去。

   11.   伊万利用电话找到了微信,ID叫[耀]。
        

   12.[耀!耀耀!小耀!!!微信给我过申请!!!]
       [???哦。]
        ...
       [!!!卧槽!!!!!耀你好美!!!!做我女朋友吧!!!!!]
       [????我靠我是男的啊!]
       [!男的也行啊!!]

   13.  面基比伊万想的要轻松多了,虽然面前这个神仙比自己年长一些,但是完全没有大佬和前辈的架子。
      不得不说耀他真的很好看,就是有点太瘦了...不管怎样,当伊万看着面前这个穿着休闲服,端着茶杯对着自己笑的大大,伊万感觉自己当场死亡也无憾了。

   14.  当耀说自己真的很看重自己的连载,看到能有这样一个人对自己的故事了解之深,自己真的发自内心的激动时,伊万觉得自己炸成了天边最美的烟花。
       后来伊万提到大大是过来干什么的,耀他说没什么只是看病,老毛病了不打紧。伊万关切地问候下也没有多问。
       最后耀在发票上签字的时候,伊万偷偷瞄到了大大的名字。
       王耀。

   15.  大大没有在这里待很久,过了几天就要离开了。
       走的那天,伊万去机场送的他。
        他帮王耀把行李箱拎到检票口前,对他说等自己放假一定会去找他要签绘,王耀笑着抬手拍了拍伊万的胳膊,说放心会给你画的。然后告别了他转身向前走,走了半步停了下来,在伊万惊愕的眼光下回头给自了己一个满满的拥抱。
        伊万在王耀的脖颈间闻到了浓郁的茶香,他突然想让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多好。

   16.  王耀回后与伊万断断续续联系着。
         伊万对王耀说大学生活真的太他妈天堂了,高三我受的苦一定要好好补回来,而王耀则是调侃他等你工作就知道其实高三也很好的。伊万转移话题叫他多吃点,看朋友圈里的照片说他是不是又瘦了。王耀用熊猫头回应了他。

   17.  伊万说我们在一起好不好,这次是认真的。
        王耀答应了。

   ...
   ...
   ...

  18. 两个月。
      王耀有两个月没有更新。
       粉丝们在他的微博下闹翻了天。
       伊万在这期间有通过各种聊天软件找过他,可是在屈指可数的回复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问候语。
      终于,离他最后回复他的日子过去17天后伊万终于忍不住拨了那个号码。
     伊万感觉一声声等待接听的长音仿佛刺进了他的胸膛。
     通了。
     是王耀。只是声音低了不少。
     他说自己最近做了个手术身体不太好,但是让伊万别担心。
      伊万急了忙大喊为什么不告诉我 怎么可能会不担心,对面只是沉默,随后响起了忙音。

   19. 之后伊万没有联系上他。QQ,微信,微博,电话,都没有。
 

   20. 大概过了些日子,不是很长,伊万收到了一封邮件。
        一幅签绘。
        署名是王耀的签名,以及[欠你的签绘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一段话。

   21.  伊万疯了一样大喊,听着手机里一边边的[您拨打的电话已是空号]靠着墙呆愣。

   22. 特别关心提示久违的响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替我把它画下去。
       ——王耀]
    

    23.[耀,我爱你。]

————————

  0.  终于连载又恢复了日更。
     
   

迟到的贺图!!!!!
王耀10.1生日快乐!!!!

w学院的沙雕日常[是的我们没有弃坑虽然没有人看就是了]

和鼠砸一起搞出来的沙雕文 @鼠鼠鼠鼠咂

-w学院设定,非国设
-很沙雕 无文笔 无逻辑 可能会有错字和语言不通顺
慎入
-和鼠砸商量了一下,可能之后会脱离友情向了
cp暂时保密嘿嘿[你]
-大概会一直更新的!

(1) (2) (3) (4) (5)(6)

(7)~~欢快?的研学旅行(二)

    “快起来了!太阳晒屁股啦!”

    迷迷糊糊的被人摇醒,眼前朦胧的人影止不住的晃动着。王耀揉了揉眼睛,意识与眼前的场景才逐渐清晰起来。

    面前的阿尔弗雷德抓着自己的两个肩头不停的摇晃着,耳边还模模糊糊传来什么谈话声。出于自己还没怎么睡醒起床气,王耀选择不理睬不作为,待到对方停止动作才打算继续睡去。

     然而事实证明这么做之前你得看看对方是谁。

     在浅睡眠还未沉到脑底时一阵堪比地震的晃动便轰然袭来,差点让王耀一口老血喷出。

     “醒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耀我的好兄弟你不能死...”

    “你tm给我滚开!!你这不是叫人!你这是谋杀啊!!”

    王耀挣扎着推开眼前的人,拳头跟着自己嘴里的话直愣愣地向眼前人砸去,一拳直接让德州独立。

   王耀跨起背包头也不回的下了车,  一边整平自己的衣服一边骂骂咧咧的攻击着阿尔弗雷德:“妈/的!再见!!再你妈的见王/八/羔子!”

    阿尔弗雷德一脸懵逼的蹲在原地用手捂着半边红肿的脸,他好像知道了为啥弗朗西斯要叫他叫醒王耀,而不是自己亲自来了。


    这起床气简直堪比火山爆发。


   “这兔崽子真是,气死我了。”王耀迈出车门,变瞅见了在车下半个身子趴在行李间里的弗朗西斯,不仅身上背着便携用的紫色背包,脚下还放着鼓鼓囊囊的两大袋子东西。这家伙是打算搬家吗?!

   “呼,终于搬出来了。”只见弗朗西斯终于肯把剩下的半个身子悠悠地挪了出来,怀里还抱着好一此钢铁架子。在钢铁架子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后拍了拍手,弗朗西斯这才注意到了在一旁背着包石化的王耀。


    “...............如果你告诉我你要在这里建一个巴黎铁塔,我可能怀疑我还没睡醒并且在你脸上打一拳。”王耀瞪着眼睛一字一句对着弗朗西斯说。

   “你见过搭巴黎铁塔的钢架上有鸡翅吗?我看你是睡傻了吧,还愣着干啥?赶紧过来帮忙搬东西啊!”弗朗西斯扯开其中的一个黑色塑料袋,拿出一个泡沫盒打开来,露出里面的冰块儿及一塑料袋的鸡翅。弗朗西斯低着头很努力地把鸡翅捅上钢串,溅出来的汁水飞到了他鼻子上,他微微皱眉把与那脸上不和谐的水滴抹去,突然他抬起头对王耀说:“——还有,我天生丽质的脸与你那拳头冤无仇的,怎么的你也不能那它撒气吧。”   


     “……哈?”王耀有点懵,虽说看着研学通知单上说什么第一天上午车程到达后自备午餐……然后下午上山什么的……


但是现在这一副搞宴会的架势是几个情况!!!


烧烤架都搬出来了!!!


“这你就不懂了!”弗朗西斯似乎是看出了王耀的心思,摆出一副名侦探柯南的架势,现在不装逼更待何时!“此时我们的所在地是在离xx山(我扯的)的不远处的一片草地上。以我们的视野刚好可以望见前方的xx山与xxx湖(也是我扯的)相接得盛世美景,所以真相只有一个,这样难得的好天气好风光,怎么能用盒饭那种东西随随便便的敷衍过去呢!”

这跟真相有什么关系……王某人在心中吐槽。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我信了你的邪.........打扰了打扰了...”什么美景,说白了,不就是想皮下么...那家伙吐槽食堂的饭已经很久了。王耀碎碎念应着弗朗西斯的话,跨步把包甩在草地上,在弗朗西斯旁边坐下。

    “弗朗西斯...!?...............原来你让我带生培根是这个意思么。”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

    “............等等,亚瑟也知道???!”王耀看着跑过来的人转头问着弗朗西斯。

    “昂,这一圈人都知道咱要在这儿搞事,不过我们商量的时候,你好像在讲台上和伊万老师站在那里讲话来着,之后我好像就只记得通知了亚瑟帮忙带东了。”

     “...............你.........重色轻友!!!”王耀感觉自己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手里的鸡翅被他捏着咯吱咯吱响,支吾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了这几个字。

      “谁跟这白痴是色啊!”对面的人翻了个招牌白眼,毫不犹豫将手中装有培根的袋子向前用力一甩,袋子在空中飞了一会儿华尔兹后,狠狠砸在了弗朗西斯额头上。

      “况且不只是我,阿尔弗雷德也有帮忙带食材啦。”“这就是你破坏哥哥我美丽发型的原因?!培根它是无罪的!”弗朗西斯在一旁哀嚎到,赶忙把落在腿上半敞着的塑料袋系紧整理好。可望着地上掉出的零零散散的培根片,也不知道还能抢救多少了。

    王耀懒得帮弗朗西斯去弄满地的培根,余光又瞟到了把蔬菜顶在头上,超欢脱的跑过来的阿尔弗雷德。王耀感觉有些憋屈,切...不就是烧烤吗,哪有小笼包好吃。我王耀就是饿死……

   一股子白烟夹杂着香气从隔壁不远处的烤架上传过来,伊丽莎白她们已经把火烧起来了,煤块中滚动着火星噼里啪啦的在烤炉中跳动,刚刚穿好的鸡翅被架了上去,刷上金黄的油沫,发出嘶嘶的声音。

   ..........还.....看起来不错,早上还剩下那几片面包能还烤不...



    真香。


    王耀屈服了,对于吃货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是美食解决不了的。

   “nahahahahahahahahaha!王耀这个surprise怎么样啊哈哈哈!”王耀眼皮抽了抽,看着面前这个把蔬菜用绳子穿着一串还戴在脖子上在自己面前转圈圈的家伙,真的………真的是………啊算了天气真好。王耀面无表情的闭上眼睛,强制性的用手把自己的头扭到一边去,避免这个傻/逼出现在自己视线里。


     “咦咦王耀你干嘛无视her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同学,之前说浪费粮食多不好的是你吧?”等等,这熟悉的声音和惨叫?王耀把眼睛眯开一条缝把头向回后扭了些,果然眼前出现了一幕完全的映照了心中的推测。

   
“啊啊..............伊万老师你怎么还记得....啊不是不是那个..别别别啊啊啊您看您看这不是还能吃嘛...!我只是串的有创意一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师体罚学生了无论是谁都好帮忙拍个照hero我要去法院起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老师我错了下手轻点。”


    活该。


    王耀嗤之以鼻。
    他撑手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杂草把串好的肉串递给王湾,顺便借着要好好孝敬家人的借口为由顺来了刚烤好的鸡翅,无视身后的白眼搓搓袖子溜之大吉。


   看看这香味四溢的鸡翅,金黄色的脆皮是松软的细肉,味道稍重的孜然中夹杂着鲜香,真的比盒饭好太多了。


    然而王耀刚美滋滋的把皮脆肉嫩的烤鸡翅送入嘴中,后面传来的另一阵尖叫声使得王耀被口中的鸡翅狠狠地烫到,吓的直接把从嘴里的棍子抽出给甩到了一旁。伴随着啪叽一声,上面被咬了一口的鸡翅也华丽丽的摔在了草坪上。


     作业可以停,有事可以等,阿尔弗雷德汉堡可以抢……唯独打扰朕吃饭是天下之重罪!


     望着杂草间前几秒还在冒着热气的鸡翅的尸体,王耀恶狠狠的扭头看向声源地,把俩臂的袖子向上捋了捋。

    “天快去拦住那边眉毛像海苔粗的家伙!Un peu plus vite!不然这个中午谁都别想好过了————”
   

     啥玩意!?????

    王耀愣了愣,看着阿尔尖叫这边跑过来,下一秒滚滚的烟雾就笼罩到自己身上,他捂住嘴咳了俩下,虚眯着眼睛朝烧烤架那里看去。朦胧中金色的脑袋晃来晃去,他来不及思考,轰的一声巨响敲着自己耳膜的门,恍恍惚惚中他听到了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的惨叫声。


    这是世界毁灭了吗?


    
    待烟消散了一段时间后,王耀这才揉了揉眼睛向那片灰灰蒙蒙的烟雾里走去。周围有只大片烧焦的草地和被扑灭的痕迹。之前切好弄好的食材散落的到处都是,烧烤架也衡七竖八的倒地不起。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跪在一旁咳着嗽,罪魁祸首有些心虚的走到烧烤架旁试图把架子扶起。


     “你们这是在玩儿爆炸吗?”王耀捏着鼻子后退了两步,拼命的用另一只手不停的扇去身旁的烟雾。面对前方的这一片狼籍……他需要十秒钟来鉴定一下这到底是不是梦境……


      究竟是何方神圣的有如此之大的杀伤力!

     “天嘞我的祖宗不是告诉你不要动了嘛!”

     “我……我也只是想帮大家一点忙吗。”

     “你家的帮忙是把油直接往烧烤架上倒吗!况且有哥哥我在你担心什么!”

     “……烧烤不都是要用油的吗?”

     弗朗西斯绝望的看了看亚瑟,用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又像一边散落的工具中指的指。

“……那你以为烧烤刷是用来干什么的?”

————tbc

嗯...挺久没更,我想应该绝对不会有人去看了嗯




临摹!临摹!临摹!原图p2!!!

真的用不好水粉
来皮一下orz辣眼慎入

w学院的沙雕日常

和鼠砸一起搞出来的沙雕文 @鼠鼠鼠鼠咂

-w学院设定,非国设
-很沙雕 无文笔 无逻辑 可能会有错字和语言不通顺
慎入
-和鼠砸商量了一下,可能之后会脱离友情向了
cp暂时保密嘿嘿[你]
-大概会一直更新的!

  本章有红色出没!

(1) (2) (3) (4) (5)

(6)~~欢快?的研学旅行(一)

    “总之这道题就是这样,大家听懂了吧?”

    王耀硬撑着眼皮不让他们乖乖的合上,目光呆滞地盯着黑板前方,用手托着腮帮努力的不让自己一头栽在课桌上。然而耳边的讲课声堪比超强效果催眠曲,让他几次都犹豫要不要冒个险录下来当晚上的助眠工具。

     ——要问他为何不直接趴倒睡觉?想必是哪位老师在上课各位也都清楚了。

    正当王耀寻思着自己能否撑到下课的时候,一颗雪白的粉笔头带着它那标准的抛物线冲着自己头上飞去……
    

        “呀!”
    在昏迷边缘试探的王耀没控制住自己叫了出来,转头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

     “我亲爱的班长好像对我的课不太感兴趣啊。”软绵绵的声音飘飘忽忽的钻进他耳朵里,他感觉他的后颈仿佛是冰镇过一样,蹭蹭的冒着冷气。

     感兴趣就怪了好吗............

     王耀在内心小声逼逼着,抿了抿嘴唇不为所动。
    尽管表面上伊万好像是放过他了继续上课,但是在他手底下做班长也有些日子了,凭着他那点经验,王耀在一下课就屁颠屁颠的跑到讲台面前,装作委屈的低下头等待着恶魔般的折磨——反正对于他来说是折磨。

    
    “还有一件事,”今天的恶魔老师训话到没有很久,当王耀终于松了口气准备走出教室拔腿就跑的时候,那该死的白熊居然又悠悠的从桌子上的一大堆书本文件中抽出两页纸来,开口吐出的短短的一句话硬生生的把他刚伸出教室外的腿又给活活的拉了进来。mmp难道没训够还来罚抄?!王耀此时只觉得陪笑的嘴角有点抽搐。

    
    “下星期学校准备组织研学旅行,你看着有时间的时候给全班同学讲一下,在理一份分组清单出来。”

     什么...什么玩意!?

     王耀一脸呆滞的拿着手中的两张纸,连一声  老师再见  都忘了说,就眼睁睁的看着伊万跨着步子离开了教室。

    研学.........是个什么鬼?!学校突然良心发现想带我们出去玩了?期中考试之前的福利么?回来要不要写观后感什么的?集体活动要穿校服吗?校服好丑啊...

    在短短的一瞬间,王耀的脑子里炸开了,各种想法电光火石之间在在脑子里窜来窜去。   

    总之组还是得排的,不然办不好又得挨闹魔鬼老师的训了。不如先把弗朗西斯河和阿尔过来商量商量?算了吧他们两个只会过来添乱。去问问王湾?这丫头估计会把所有她看上了cp全集到一块儿,不能放她出去祸害人间……

世界真是靠不住,王耀扶着脸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
  

“同学们在下个礼拜一我校将举行一场去研学旅行!大家利用周末的时间准备一下,回头八点在学校广场集合。”

这回重磅性消息倒是够全班闹了,也不管还站在台上的伊万老师,班里瞬间就炸开了锅,讨论声络绎不绝的流,啊不蹦了出来,还有也不知道是哪位可怜人士的书本随着底下的欢呼声越过窗户来到新世界……

“真是帮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早知道消息的王耀捂紧了耳朵,苦笑一声,用看可怜人的眼神望了望台上满脸黑线的恶魔老师和走廊上一脸懵逼的路人。

        王耀在此刻终于体会到了为什么老师们面对着闹哄哄的班级会炸毛的感觉,虽然他心里倒是说不出的解气,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伊万身边冒出来的黑气。
 

   “老师......我.........”他眨巴眨巴眼睛,弱小,可怜,而又无助。

    伊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眸中一副[教室再这么乱下去领导找我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我跟你说你别惹我惹我你就完了]的表情。

    妈的!!假的!!都是假的!什么师生友谊!打扰了!!

     王耀感觉自己得在伊万把怒火牵扯到自己身上之前做点什么了。

   “那个……各位都安静一下!!!”王耀站了起来用力地拍了拍桌子,见全班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时,方才清了清嗓子,友谊的瞟了瞟台上的老师,继续说道:“由于这次活动开展得突然,我也能够理解大家激动的情绪。但之前布拉金斯基老师托我来分一下组。这样吧,为了不扫大家的兴能够让关系好的人在一起,这回自由分组!放学前统计给我就好!”

果不其然,热烈的欢呼声和鼓掌声再一次遍布了全场,毕竟这样一石二鸟的方案也只有我这样的天才想得出了吗!王耀得意的点了点头,用余光瞟了瞟台上的老师。

          等等,这表情不对。

刚才他的意思是不是叫我让全班安静??

    看着全班仿佛像被禁锢多日的野狗突然被放出来的同时,又找到了新鲜细腻的肉排,那嗷嗷的叫声要多疯狂有多疯狂。

    emmmm我刚才是不是给火上浇了把油?

    王耀这么想着。

     嘛......反正...我该做的都做了嘛,毕竟你给我的任务只是把任务布置下去对吧...呐,你看布置了对吧...?他们什么样子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对吧...?
溜了溜了......

   王耀咽了口唾沫,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的默默坐了下去。



次日——————————————————————————————————
   王耀带着他的国宝眼埋头甩在面前的一摞纸上,烦躁的将手边那一张密密麻麻的草稿纸狠狠地诺成了一团,又用他那抖的跟帕金森似的的铅笔艰难的在下一张空白草稿纸上开始了新一轮回……可惜还没写完那令人烦躁的电话铃声便在一旁响起。

“喂小王耀出又去玩吗?”

“我……还有事……”

“哇你这声音怎么听着快猝死了样!”

王耀狠狠的咬了咬牙,废话你熬夜写一晚上试试。

“没,赶作业来着……”

“作业有这么多吗?就算因为上星期五那事他也没有理由罚你吧?”

“…………我上次化学没考好叫他给知道了。”

    “...祝你好运。不过下午的电影你可不能不来,票都给你买好了,回头天桥底下见哟(ง •̀_•́)ง爱你mua♡”

   “亲爱的你就别折腾.........”“啪”

  电话那头传来了挂断的滴答声。

    oh第二天还要研学...你他/妈弄死我算了...
    王耀脑门磕在了桌面上,他感觉他头好秃。

    于是...研学的那天清晨...王耀小朋友光荣的迟到了。

    他头发也没梳就狂奔下楼,恍恍惚惚在路上连摔三跤,好不容易摸到学校还上错了车,安东尼奥盯着他呆滞的目光笑容可掬地说着[呀如果王耀要来当我的班长,我是也不介意的],王耀飞似的跑下了车,听见车里震天动地的笑声跟着他的步伐冲出了车门。

    “呼......老师.....我......抱歉我.......我来晚了...”可喜可贺的是,历经波折的王耀同学终于站在了伊万老师的面前。

   坐在第一排座位上的伊万看着面前不知是哭是笑的王耀。那个家伙的头发像鸡窝一样横横竖竖地撒在肩膀上,眼睛还被前额的碎发遮住了一只。

    伊万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些什么,可是马上又合上了,因为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啥,尤其是看这个小家伙又开始慌忙从划到臂弯的包里掏出罚写的东西递给自己的时候。

    “坐下吧,车要开了。”王耀听见伊万对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

    啥?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坐吗?你饶了我吧...我承认是我罚抄的字是写得潦草了一点 ...今天来晚也是我的不对......但是你真的不能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

     “老师.........”王耀向后面看了看,想着如果有里面有空位就坐着了,不过很遗憾...他运气不太好。他向弗朗西斯突出了求救的眼光,然而那家伙正在和阿尔弗雷德聊的一头是劲,瞟都没瞟他一眼。

    王耀还没来得及在心里骂娘,车仿佛应了伊万前面那句话,启动的惯性让王耀跌到了座位上。

    好的,恭喜王耀同学获得了和班主任共度美好的长途旅行的荣誉。

    王耀抱着包仿佛死了爹一样僵硬地在座位上,他内心表示以后一定要和那两个智障绝交。

反正车也已经上了,还是先想办法怎么熬过接下来那漫长的车程吧。王耀可谓是坐得无比端正,就是那种额头向上眼睛正视前方,双腿并拢并把双手握拳放在膝盖的标准面试姿势,跟个木偶人似的连眼睛都不敢眨。在活活坐了五分钟之后,他终于忍不住怯深深地把头扭过去探了探坐在一旁的伊万。我们可爱的恶魔老师此时正抱着胳膊,一服事不关己的模样盯着前方。

我去,居然没睡觉!
这叫我怎么相处?!

王耀觉得此时头顶有着肉眼可见的尴尬两个大字,于是他决定在自己拳头的四根手指指甲盖插入肉里前做些什么来缓解一下现在的气氛。
 

“内个……布拉金斯基老师……”王耀侧腰把身体往前挪了挪,象征性地朝他笑了笑,

“您今年多大了呀?”

“34,怎么了?”

这倒有些出乎王耀的意料,面前的人虽然身材高大,但脸似乎带着一丝丝稚气感……是因为总是像小孩子那样笑吗?尽管笑的让人毛骨悚然就是了。王耀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虽然外貌来看也算是上了30,可一时间还是让人难以接受,尤其是初印象。

“啊啊没什么,只是比较好奇,因为老师您看起来挺年轻的。”

“不过老师您是哪国人呢?”

“……俄罗斯。”

“啊俄罗斯!那老师你应该知道别斯兰人质事件吧?那可真是太可怕了!死了不少人了!”

王耀张大嘴巴并又用手捂了捂,装做非常吃惊的样子,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不是在中国的事也与他无关,只是与异国人交谈的客套话罢了。

    王耀感觉伊万有一段时间没说话,头撑起来向伊万看去,才发现伊万没有正脸看他而是把头瞟向车窗外。双手扣在一起搭在腿上。

    wtf,该不会是嫌我烦吧。

    王耀一脸尴尬的收起了刚刚故作震惊的表情——人家根本就不看你啊!你做给谁看啊。

    切,不聊就不聊,你以为想和你说话啊。

    “......你.........车程还长,你睡一会吧。”略低沉的声音在王耀耳边响起。

    果然还是嫌我烦啊!王耀感觉自己心态崩了。稍稍应了下,王耀就听话的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他刚才讲话的时候是不是在开口后停顿了一下?不科学啊?!又或者.........他是想回答我前面的问题?

    王耀被自己想法下了一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反射弧未免太长了...而且......他刚刚的语气中仿佛透露着.........恐惧?!
又或者是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不过毕竟是自己国家发生的事情,恐惧也是很正常的...就感觉......
    王耀在胡思乱想中渐渐进入睡眠,最后的意识告诉他,或许这事没那么简单。

    ——————tbc

期待小红心和小蓝手!!!








庆祝开播的鱼!!!!

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是鼠砸画的!
是鼠砸画的!
是鼠砸画的! @鼠鼠鼠鼠咂

依旧是插图!!
链接在这里

她超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晚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来摸了个鱼

真的想向全世界安利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