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糯没有六个翅膀

是画渣!
aph是本命!cp吃仏英 露中露 独伊
神夏 漫威 刀男 绿蓝以及很多很多都吃!
然后疯狂安利osterland!!!!荷兰和haz帅我一脸血呜呜[姨母笑]
企鹅1227642064!欢迎扩列!!!

画天使组的情头!!!!

不就是产粮嘛!谁不会啊![叉腰]

画情头!!

等等p3是不是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啊啊啊啊面面别哭!面面有我来承包![抱紧面面]

是兔兔和耀耀!

有谁知道这对叫啥?!?[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这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w学院的沙雕日常

和鼠砸一起搞出来的沙雕文 @鼠鼠鼠鼠咂

-w学院设定,非国设
-很沙雕 无文笔 无逻辑 可能会有错字和语言不通顺
慎入
-和鼠砸商量了一下,可能之后会脱离友情向了
cp暂时保密嘿嘿[你]
-大概会一直更新的!
本章有金钱出没!

(1) (2)

(3)不要妄图想着了解腐女的世界观[下]

       “王耀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阿尔弗雷德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向下望了望,下节课都预备铃已经打过了,操场和在走廊的人已是寥寥无几,这让还站在走廊的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显得有点突兀。

    “喂,你俩二货在这傻站着干嘛呢,醒醒下节课不是体育课。”伊丽莎白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炸开,两人顿时一激灵差点从围栏上翻下去。

    “卧槽谁……啊…你是要吓死哥哥我么…”弗朗西斯顺了顺胸口,望着旁边的王湾问道“你们刚才不是去办公室了吗?你们看到王耀没?”

    “好像有那个印象…”王湾眼珠转了转,仿佛是在思考。



    妈耶那是你哥你都没注意么


    弗朗西斯差一点破口而出。

    “王耀一下课就被伊万布拉金斯基老师叫过去了!说是什么书不书的…到现在还没回来…!”阿尔弗雷德插嘴道。

    “书………!”王湾好像想到了什么,瞳孔一阵收缩,然后咧开嘴唇优雅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那个…我想……嗯……没事最起码还有本田老师呢对吧………他应该……”

    两个人看着这俩妹子说着,飘飘的就进了教室,纷纷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为王耀默默的咽了口气。

    “回回碰到这老师都有他,他不会是被这老师看上了吧?!”

    “回头去学校小花园帮他用树枝做个墓吧”弗朗西斯叹了口气,有突然想歌剧演员般张开双手用夸张的声音感慨道:“毕竟是在五年里一起上刀山下火海的哥们儿啊!”

    “呜呜呜呜王耀我们对不起你呐…………”阿尔弗雷德在后边学着弗朗西斯的样子鬼哭狼嚎了一阵,还摆起兰花指往脸上抹了把泪。






    鉴定完毕,是真朋友没错了。

    w戏精学院欢迎您


    “我是不是……把我哥给卖了…………”王湾惊愕的望着伊丽莎白,“可这事会早晚露馅的!怎么办我们答应过本田老师……”“先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伊丽莎白脸色沉了沉,“无论谁问你关于书的事都死活不要承认!”王湾咬着唇点点头,跟着伊丽莎白回到教室去了。






    “我要是死了,头七找的第一个就是你俩。天!我到底是结交了一些什么朋友。”仿佛正是印证他说的话一样,这人的声音低沉,就像是从土里钻出来的恶鬼,那看不见的煞气都要飘到天上去了。

    “诈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诈你妹啊,我给你们说,现在老子心情很不爽,赶紧滚回去上课吧,要再被那个死布拉金斯基看到,我做鬼了也要把你们一起拉进地狱。”说完,他心虚的朝四周瞟了瞟。

    王耀的运气当然还背没有到那个程度。趁着老师还没来,三个人灰溜溜的回到座位坐好了。

    王耀趴在桌子上闷闷的朝窗外望了望,心里波涛久久不能平静,看来这节课也没法听了。在刚才一阵口齿不清中的辩解也不知老师听没听进去,眼见着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了,王耀才得以“出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羞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罪魁祸首还我清白再把他削成人肉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耀在心中狠狠地咒骂到。
   

    冥冥之中,不知道为啥,这次事件一发生,王耀就感觉他倒这么多霉一定和他妹妹脱不了关系。放学后一出了校门王耀就拿出了1000米长跑的气势拔腿狂暴回了家。

    在掏钥匙开门的间隙,王耀抽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六点20

    据他所知,他妹最起码要挨到六点三十五左右才能到家。

    他轻轻掩好门,朝着他妹的房间瞟了一眼。门半开着,里面是黑的。

    看来是没回来

    王耀松了一口气,悄咪咪的潜入了进去。.

    乱

    很乱

    超级乱

    乱到不行

    这是王耀进房间时脑子里能想到的所有形容。

    大片的白纸,画册,在桌子上盖的满满当当,堆于在两旁的书页可以不夸张的说集成了两座小山,让人担心会不会碰一下就会全部倒塌,地上甚至还有她两个星期前买的点心盒。

    王耀蹑手蹑脚地向房间内部走进,不时的回头看看,生怕王湾突然回来。在几次确定没人后,王耀松了口气,蹲下身子拾起了狼籍中的一张手稿。不得不承认,他再一次惊呆了。

    他顺了顺裤腿缓缓站了起来,拿着手稿的手指微微颤抖。他的大脑理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物种叫做腐女。

    可是…就算他妹妹会画画吧,那也………

    他眨巴眨巴眼睛,越来越觉得这手稿上,错杂的线条构成的人物好像在哪见过…

    白天…办公室………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门外的一声门响吓得他抖掉了手稿,本能的跑出了房间。

    “……哥?!”王湾看见王耀像做贼似的从自己房间里鬼鬼祟祟的跑出来,两个人四目相对,那气氛简直大写的尴尬。

    “哥!你干什么进我的房间!”

    王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恼羞成怒的撇下王耀便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咔嚓一声,把门给锁了。

     只剩下王耀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最近惹了上帝……

    站在原地的王耀一动没动,就这么在那杵着,对着关着死死的门大眼瞪小眼。

    这一天遭遇的太多已经让他差点放弃思考的能力了。良久以后,他才想起来,明明该发火的是自己。

    我他/妈是遭了什么孽啊…………被老师坑,被基友坑就算了,现在还要被自己的亲妹妹坑,我上辈子是无恶不作,屠尽天下人,然后绝尘而去的恶魔吗?那我他/妈现在岂不是出门还要随缘扶老太太过马路积攒功德,再顺便瞅两眼黄历!!??





    我冤啊!!!!





    随便看在谁的份上吧,给我一个阿瓦达索命让我死了算了…





    真的

    人间不值得



    “怎么办怎么办,”在屋子里的王湾也没见淡定到哪儿去,在屋子里不停徘徊,双手抱头,眼睛红红的让人怀疑她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我哥他一定知道了!怎么办?和好求他不要告诉其他人?可是明明是他的不对!”王湾委屈极了,亏自己还昨天帮他解围呢!不对,就不应该去喊他,不然哪来那么多的破事儿!

    今天恰恰父母不在家,晚饭的时间兄妹俩面对面就这么尬坐着,扒拉着自己碗中的饭菜,两个人的眼睛
都流露出不同的怨念。

    仿佛如真空一般的寂静被王耀的一声叹息所打破了。

    算了算了算了,谁让我是兄长呢?就让我大义凛然的开个头,扣出个台阶吧。

    “……嘛……事情大概或多或少我已经猜到了……虽然原来挺气的来着,不过看在上次你帮我解围,以及…没经过你的同意就闯了你的房间的份上,我们两清。”王耀装作好不在意的口气。

    王湾看起来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就提了起来,抬头紧紧看着他哥的眼睛,双唇动了动仿佛要说什么。

    “…放心…不和咱爸妈说,哥替你保密……不过这东西…你也少画。”王耀仿佛是能听懂她的心思一样,憋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王湾这时才放下了心,两个人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在之后的几天里对这事闭口不提。于是这件事终于在两兄妹的和平解决下拉上了帷幕…………





个鬼啊!

王耀已经彻底傻眼好吗!







——月底时
    “怎么校门口这么热闹?”当王耀像往常一样睡眼朦胧的打着哈气准备进校园的时候,一来便被这庞大的人群震撼到了,像刚出炉的爆米花似的来回涌动的人群,嘈杂声和不知哪来的尖叫声王耀有些发懵。

    “难道我睡过头睡到放学了吗?”目瞪口呆的王耀不由地向人群对中挤去,还没有起到最中央便听见了炸裂般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看那个人!”随着尖叫声源处看处,王耀看见了一个激动的满脸通红的小学妹朝他指去,还很开心的跟旁边的妹子议论这些什么。

    
    难道是自己的小粉丝?王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里还有些小激动,毕竟是第一次被不认识的人给认出来呢。

    “他和这书上的人长得好像呢!”“会不会就是他呀?长得还蛮帅的!”



?????????



    “啪!”弗朗西斯优雅地站在两个像犯人样的面前,优雅地掏出万恶之源,优雅地抬起了手,毫不优雅地摔在了桌子上。

    “你们,不打算,解释一下?嗯?我们亲爱的大名人?”弗朗西斯双臂撑在桌子前,抬起头恶狠狠看着对面的当事人。

    “你知道今天我一路走到教室有多少人问我你们是不是真的一对?!还有问你们在床………”


“闭嘴!!!!”

    “我们…”王耀咬了咬嘴唇,偏头瞟了一眼旁边那一脸没事儿人---那货还在淡定的啃着汉堡。王耀把眼神迅速的收了回来,本能的向离那个家伙远一点的地方挪了挪。

     “艹,这和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啊,先不说老子根本看不上他,退一步说,老子明明是攻!”

    阿尔弗雷德看着她们把自己描写挺………帅气[?]的,忍不住插了个嘴,“王耀的话…其实hero我不介意………”

    “你也闭嘴!!你滚去吃你的汉堡去,还嫌事不够大吗?讲真的,老子现在看你的脸都想吐。”王耀感觉自己要疯了。
   

    “可你们闯祸也别拉上我啊!”弗朗西斯崩溃的说,“哥哥我可不想被他们缠上一天!更何况还不是关于我的事!干脆你们宣布交往得了吧!”

    “都说了我是直的!!!”王耀早已经是被气的满脸通红,看着弗朗西斯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往这里煽风点火,直接上手往桌子上一拍,将这句话发泄似的吼。

tbc

虽然我知道应该不会有人看……更别提有人会喜欢了……

不过
还是天使们想看什么cp可以和我们说……

期待小红心和小蓝手!!





搞出来了[w学院的沙雕日常]老王和老米的人设(就是w学院的官服)是鼠砸画的 !@鼠鼠鼠鼠咂
原文链接在这↓

(1)

(2)

w学院的沙雕日常

和鼠砸一起搞出来的沙雕文 @鼠鼠鼠鼠咂

-w学院设定,非国设
-很沙雕 无文笔 无逻辑 可能会有错字和语言不通顺
慎入
-和鼠砸商量了一下,可能之后会脱离友情向了
cp暂时保密嘿嘿[你]
-大概会一直更新的!
本章有金钱和红色组出没

(1)

(2)不要妄图想着了解腐女的世界观[上]

    王湾最近有些奇怪。

    自从高二来了新的美术老师本田以后,一向对老师能有多远躲多远的她突然热衷于和这个老师打成一片。哦,还有她的闺蜜伊丽莎白。两个人一下课就鬼鬼祟祟的聚到一起,总是对着教室的某一处不知为何不怀好意地笑起来谈论着些什么。这不,一下课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心爱的本子掏出,两个人又手拉手跑到美术办公室去了。

    “这两个丫头在搞什么鬼?”王耀有些郁闷的骚了骚头。毕竟王湾可是他的亲生妹妹,自己也算半个“监护人”的角色,可她这种什么都保密的态度实在令人担忧。
   

    “哎呀-女孩子啦,天天下课手拉手一起上厕所的什么多正常。”弗朗西斯从后面挎上了王耀的肩,在肩头拍了俩下。

   “你上厕所跑办公室?!”王耀瞪了他一眼,换来了弗朗西斯死不要脸的嘿嘿一笑。

   “号外!!号外!!最新消息!!!”一个黄毛裹着香辣鸡肉堡的味道冲进了教室。在原地晃悠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以一种在念新闻联播的口气平铺直叙开来。

   “你们知道吗!据可靠消息!在本月底将会有一份属于我们“凡人”的报刊在“民间”开放!”

    “我们作为人类还有报刊?”弗朗西斯来了劲儿,摸了摸下巴的胡渣,自以为帅气的闭上了眼睛,“那一定是哥哥我盛世美颜的写真集喽?”王耀眼皮不自然的抽了抽,请接着赏了弗朗西斯一对完美的白眼。“噫我要吐了。”说罢王耀还把手放在胸口,张大嘴巴夸张的做了个呕吐状姿势。

    “弗朗西斯你也是想象力丰富。”旁边的美利坚小伙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摇着头叹了口气。在王耀把希望的眼神投到难得正常人的时候,欠揍的声音再次响起:“再怎么说也应该是hero我的英雄事迹啊nahahahahahaha。”

    算了,相处这么多年,我居然还会对这两个人抱有希望。王耀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胃在强烈的抽搐着,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向化学老师借点胃药。以及思考一下人生为什么会认识这两个沙雕……

    “喂 我说,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这期报刊的主办人么”

    以前逮着一个话题能把它聊到死的阿尔弗雷德,今日却无心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他侧身挤到王耀和弗朗西斯的中间,两条手臂绕上脖子把他俩的头往中间一拉

    “就只和hero的兄弟你们说哟…啊!!疼疼疼…我说我说我说…”

     明显是王耀的左腿结结实实的踢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膝盖上,催促他有屁快放。

     阿尔弗雷德腾出了一只手,可怜巴巴的揉了揉自己的膝盖,缓缓把自己的消息吐了出来。

    “主编就是咱的美术老师--就那个本田老师。然后……其他人员的主要策划…是王湾和伊丽莎白。”

    弗朗西斯隔着阿尔弗雷德向王耀使了眼色,王耀闭上双唇暗暗的咽了口口水。

   “实际上我和王耀刚看见她们两个朝着美术办公室跑去。”弗朗西斯顿了顿,眉头紧锁在思考些什么。“而且她们去的越来越频繁了,莫不是跟这报刊有关?”

    “可他们三个又想出些什么呢?”王耀开始担忧了,毕竟和自己土生土长的妹妹待了有将近17年,搞出这么大动静自己却居然不知道,这实在是很丢脸。“她平时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在门里,不准任何人进去的……上次还和小香吵了一架来着。”

    “这么神秘?!那绝对是有大事啊!”弗朗西斯两眼突然放光,和阿尔弗雷德难得默契的对上了眼神,还不怀好意的朝王耀笑了笑。搞得王耀背后一凉,心虚的环了环右肩。“那王耀你不妨替我们“探”点消息吧?”

   王耀刚刚想拒绝,后来想了想,那是关乎到自己妹妹的事,终究还是五味杂陈的缓缓点了点头,直起身子把旁边两人往旁边推了推。

    “行吧……毕竟有王湾在,总不能由着她做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王耀自己心里也不清楚,明明怎么看都是很正常的报刊,怎么就把它归类为奇奇怪怪的事。“大不了下节课我溜个号,想想晚上回家怎么找个理由进她的屋子………对了,下节什么课?”

     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面面相觑了一会,然后刹那间面色苍白地吞吐说“……数学…”

王耀认命般的抱紧了双臂,无力地叹了口气“妈的……我就知道……自从那个恶魔老师来了后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算是勉勉强强的熬过了一节数学课,可此时王耀只觉得晕头转向,非但一个字没听进去,对于晚上的计划也完全没有头绪。“都是那该死的老师,为什么提问回回都找我啊。”王耀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停下了脚步,用双手用力的拍了拍脸颊,努力找回自己的思绪。

     不知道这回跑快些还能不能赶在王湾之前回去?总之先试试吧!王耀深吸了一口气,单膝墩地做了个简易的助跑姿势,“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王耀闭上眼睛使出吃奶的劲儿,可撒开腿了还没跑两步便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咚的一声,王耀疼地不由向后退了两步。

    “哎哟妈呀,哪个走路不长眼啊!没见我正在……呃……”王耀刚龇牙咧嘴的想找对方理论一番,摸着后脑勺抬头一看,傻了。




    这不是咱敬爱的数学老师吗!






   就那什么什么什么定理来着

   当你遇见一个人并且他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他一定不知以何种方式千方百计的出现在你眼前。

    这话明明挺浪漫的,可此时王耀却一点也不这么觉得。

    “老……老师好!抱歉……”当他很快从反应过来后的全身冰冻中缓过来时,他明白自己不能就这么干干看着恶魔老师对着他致命般的微笑,那股寒冷投过他的眼眸直穿他的脚底,他简直要瘫在地上了。


    “哥……?!和……布拉金斯基老师?”

正当他想着措辞填塞来着,熟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王湾在老师面前的印象一直很好,算是那种乖乖女类型的。她抬头向伊万问了个好,并且恰到好处的帮王耀接了个围。伊万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数落了一下王耀,让他做班长就要有一个班长的样子。

    今天看来是进入不了她的屋子了,看着帮我解围的份上,先放你一会。

     回家的路上王耀是这么想着的





    “怎么样怎么样?”第二天王耀刚进教室便被弗朗西斯堵了上来。“情报要到了吗?”王耀翻了个白眼“还情报呢,小命都差点没了。”“啊?”弗朗西斯失望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拍着王耀的肩膀。

    ”连个女孩子都打不过,你不行呐。”          

            “屁咧!还不都是那倒霉熊老师!”一想到昨天那事,王耀火气便上来了,用手指这门口就骂。“你说他一个老师放学不乖乖待在办公室,来走廊溜达个啥?!”说完还不屑地超门口比了个中指。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弗朗西斯的下一句回答,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寂静让他心里头发毛。

     “哈哈哈……那个什么大白天的你不要吓………………”王耀下意识转头向门口瞟去,仅仅只有一眼,就可以让他猝死在原地。




    你相信缘分么?

    以前王耀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些东西,但他过了今天,他可能会去研究研究了,尤其是怎么解除这破玩意。

    亲爱的布拉金斯基老师正挂着他的招牌微笑站在门口,不过这足以让王耀吓到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老师您早啊……啊哈哈……”王耀软着腿扶着手边的桌子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脸上挂着尬笑勉强的鞠了个90°的躬,避免与他对上视线,可那由内而外的寒气还是渗透到了王耀的心中。

    这下玩完了,王耀已经确信了

    伊万老师仍是摆着他那招牌微笑面不改色地靠在门口。“吶,王耀同学,你的腿好像在抖呢?”
    这下脑子是彻底当机了。王耀弓着腰僵在那里,已经放弃挣扎与辩解了。

    算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这面子我也不要了,您说怎样就是怎样吧。

    “刚才你说的话我全部都听到了哦,好像是在埋怨昨天我训你了吧?”

     是呀,所以我认错还不行吗……

    “但昨天确实是你的不对哦?校规有规定不能在走廊内奔跑吧?”

    是啊,所以您要定什么惩罚就趁早说吧。

    “以及你昨天掉的书落在我这了哦?我看了看,这好像不该是学生画的东西吧?”

    是啊,我……等等,书???我什么时候落过东西???


    “………不是…老师我没有……”王耀在心里暗暗清点一遍,确定完毕自己并没有丢过那本所谓的书。
“好了…别说了,回到座位上课,下课来我办公室一下。”伊万的脸色沉了一下,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又立马恢复他那招牌笑容,紧紧的那一瞬还给人一种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错觉。

    您能别这样么老师…………你他妈话说一半还让我怎么听课……

    书………我能有什么书啊,而且照他说的还有什么画……老子不会画画啊,众所周知的灵魂画手好吗!能把人给你画成熊猫的那种!!!

    显然在布拉金斯基老师的课上走神是一个很不好的习惯,王耀三番五次被点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一无所知,伊万的脸沉的也越来越很,只是碍于课程紧张并没有多说太多。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熟悉的下课铃声终于响起来了,随着旋律的节拍,王耀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容嬷嬷一下一下的扎着,他抬头恍恍惚惚的瞟了眼太阳。




…说不定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想着,他看着伊万示意的眼神站了起来,满脸被狗日了的表情跟在他身后。

    再怎么不情不愿地磨蹭到办公室口,该面对的东西还是照样得面对。当伊万满脸黑线示意他走到办公桌前时,王耀也终于有机会撇见到本“书”的真容。然而仅仅是那一眼,却已经把王耀的世界观刷新了个几遍。

    “书”封面是两个裸着的男子,除了丁字裤以外在无其它的遮挡。其中一位身材高大一些的男人邪笑着用将另一位脸红神情诧异的男人摁在墙上,另一只手还托着他的下巴。最右侧还标了几个鲜红的大字:危险关系
   







    妈耶!我还未成年!我他妈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摧残!

    王耀感觉自己五脏六肺被1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把那些血肉踩的稀巴烂之后潇洒的轰炸了自己的大脑。





    “老师…我我我…这不是我的………我………我不会……这书…我…”王耀抵着桌子,双手下意识的扣着桌子的边。他的这些话完全是出自于本能,只可惜他现在似乎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



    一片死寂





    时间的流逝让王耀缓了缓,他开始渐渐把注意力放在那个“书”上。



    这两人……



    王耀虚眯起眼睛。那个壮士一点的男人一头金黄色的发,上面一根呆毛翘起,他那充玩味的眼谋前是一架蓝框眼镜。

    这他妈不是阿尔弗雷德么卧槽?!





    至于被压在墙上的……………




    他越看脸越红,从脖子蔓延到耳朵,耳尖都要滴出血了。





   随便看在谁的份上吧,告诉我这不是我。






   妈妈!我想回家啊啊啊啊!我不玩了!!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从那一刻


    王耀内心的世界观



    彻底崩塌了



tbc

期待小红星和小蓝手!
大家想看什么cp可以和我们说!!

w学院的沙雕日常

和鼠砸一起写的沙雕文 @鼠鼠鼠鼠咂

-w学院设定,非国设
-很沙雕 无文笔 无逻辑 可能会有错字和语言不通顺
慎入
-大概都是友情向
-大概会一直更新

1)论作死的最佳技术

    "今天作业好多啊鲁……到底要不要去买小笼包呢?"

    王耀背着书包有些闷闷地走在路上,路边商业街繁华景象与车水马龙的声音不得使他皱了皱眉头。

    难得上一次好不容易在逛街的时候找到了一家难得的美味包子店,可等大街小巷的找到时估计连门都关了,更别提那成堆的作业了。

    "都是那该死的二肥害的!" 王耀气得直跺脚。

    恶狠狠地说过这句话之后的王耀有些郁闷,毕竟归根结底来说阿尔弗雷德也是个受害者。

    在刚刚过去一年愉快的高中生活中,不管是同学还是各科老师都早已习惯了每天清晨早读课时那弥漫在整间教室的汉堡味。甚至有一次阿尔弗雷德一个不小心买的汉堡中是一个刚刚烤好的鸡腿,孜然的肉香顺着长长的走廊飘到了隔壁班…

    本来,今天也是过去三百六十五天中任意非常随意的一天,只不过……谁叫今天换了一个可怕的班主任……

     与往常一样,今天的阿尔弗雷德同学也是以光速冲进教室将书包网课桌上一甩,迫不及待的往包里掏出了金拱门新出的黄金旋风烤死扛汉堡并两眼放光地狼吞虎咽起来。

    前桌的王耀不由的翻起了白眼并赏给他一根中指,“妈的老子早上起晚了连早饭都没吃,你还在这拉仇恨。”

    “这也不能怪hero啊.”某戴眼镜同学听后不以为然,还故意张着嘴,恨不得将咀嚼声传到十万八千里,就差没拿个扩音器摆旁边了。

   “哟哟哟哟 真的我还没进门就闻到了我们亲爱的阿尔弗雷德自带的气味,来让哥哥我猜猜今天是什么,牛肉还是鸡翅?”

    “dishxuhigduejhqgxhd…fuck dheguwgdishsgd”弗朗西斯以一种想拉但是拉不出来的面容盯着面前的人一边紧紧攥着他手里的汉堡啃咬着一边抹去嘴边的芝麻和沙拉酱,努力的和弗朗西斯沟通。
  

    “……哥哥我又不是你家托尼,你将你那尊贵的嘴停上十秒钟会死吗?”

    “可还有五分钟就要上课了呀”阿尔硬生生的将一口汉堡吞下肚,“听说今天要换班主任,hero才不想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王耀和弗朗西斯面面相觑,心里一同卧槽,那你不会吃完再来嘛?!
   

    "还有三分钟……小阿尔你加油吧,我也不打扰你的奋战了。"弗朗西斯摆了摆手,无奈的乖乖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当王耀把自己的视线从后桌阿尔弗雷德同学的身上移开,并转正了身子趴在自己的桌子上时,一声震天响的喊声从门口炸开冲破了整个教室




“老师来了啊啊啊啊啊!!!”



     然后是桌椅板凳的响声,不知是哪位可怜的人士被踩着脚了还是压着肩的惨叫声,眼前的画面在一瞬间之内翻转,怎么说呢,大概就像刚进油锅里的饺子,在触碰到锅底的一瞬间炸开,然后是噼里啪啦的响声和肆意飘荡的气味。

    王耀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早上还空荡荡的肚子向他提出了抗议。



    没带相机拍下来真的是可惜了。他揉揉肚子想
   

    后面的二货还在淡定的嚼着他的汉堡,王耀不得不扶额,这种皮厚的家伙只有在这回才显得无比的冷静。

    不过下一秒他就想收回以上的话,因为不知哪来的恶寒逐渐逼近不经令全班背后一凉。王耀打了个寒颤别过头去,却立刻像失了魂般的从凳子上跌倒在地。只见那趴在门口的人黑着脸,紫色的眸子像猎鹰锁定猎物般紧紧地盯着他。王耀在心里大喊一句不妙,难道他就是新来的班主任?!

    当那个如恶魔般的老师卷席着冷风踏入教室时,王耀知道自己后两年的高中生活或许就不那么愉快了…

    那恶魔在教室门口只是顿了顿,紧接着就向自己的方向移动过来,王耀甚至有一种他每一步踩在地面上都会让周围的物体变成冰棍的错…呃不,当恶魔掠过自己身旁他觉得他已经成冰棍了。


祝你好运



    当然王耀最后自己的本能斜着眼睛瞟向身后抖成马赛克的阿尔弗雷德时,他默默的在心底为他问候了上帝。

   突然两道围巾直直的冲自己袭了过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王耀下意识的把身体一歪,随着心跳到嗓子眼儿的节点,擦着边躲过了这道攻击。王耀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大口的喘着气,眼珠子瞪得像要突出来似的看着面前的人。但出乎意料的是,围巾并没有拐弯向一旁的王耀冲去,看起来目标显然不是他。

   王耀不敢回头,所以他看不见后面的景象,但是他听到了二肥惨叫声。

    “呐-学校门口的牌子写了不准在教室里吃东西,不是吗?”

    “想必这位同学也算是在校之人的一位吧?”


完了


王耀这么想着

    “不过呢-毕竟是我来给你们上课的第一天呀,有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被原谅呢,所以下…”

    身后的冷气渐渐消弱了下来,果然还算是正常人…王耀悄悄松了口气,如果没有后面的剧情的话一切就完美了。

    “老师……”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弱弱响了起来

    “其实…我不是人………”









    王耀感觉自己离当场去世只有那么一点


    "都怪老师你来的太早啦!你如果按正常时间来上课的话,明明可以两口吃完的,浪费粮食多不好。"说完这二货还无辜的撇了撇嘴。王耀只觉得这时自己一书包拍死他的心都有了。
   

    "唔噗噗,这位同学还真是有趣呢。"那位老师将原本闭着的眼睛正微微睁开了些,脸上依旧是面不改色的微笑,只不过全班同学可能都再也不想在夏天开空调了。

    "老师,偷吃东西是他的不对。念在他是初犯的份上,饶了他这一回吧!"王耀突然站起身来,想象着他伟岸的身影像超人般英勇……他觉得自己作为阿尔弗雷德的损友,还是有义务帮他一把的。额……好吧主要还是为了全班的性命,他觉得再这么闹下去可能冷气都能传到校长室了。

    我tm是上辈子欠了你阿尔弗多少这辈子才能为你这么仗义

    王耀刚站出来一秒 他的脑子里就被这样的一句话所充斥了。恶魔凑近了他,被那样的一双眼睛盯着可真不好受,要不是情势所趋他甚至感觉他下一秒会亲上来…

天杀啊…在我瘫在地上前赶紧把什么惩罚说出来吧!什么什么样的都无所谓了啊啊啊啊让我解脱吧
   

"噢?既然都有这么勇敢的同学愿意战出来为他辩解了……"恶魔顿了顿,用手指了指嘴唇,像小孩子般用软腻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那干脆全班同学陪着他一起把今天要上的课文抄上十遍吧~~老师可是讲理的人哦~"

    “顺带一提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

     wtfffffffffffffff?!

     数学那玩意能抄?!整本书可都是些长篇大论和看着都有种想撕书冲动的例题唉!王耀忍着不让自己五雷轰顶的表情露出,强笑着把他这辈子能想到的骂人话在心里吐槽了一遍嘴上却硬是憋出了一句谢谢老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不要什么数学公式我要小笼包啊啊啊啊啊”

   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的行人,王耀掂量了一下作业的量以及如果写不完明天可能会发生的事,想着,他不禁在28度高温的夜晚打了个冷颤。

    紧接着他像跳华尔兹一样在原地打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圈,以中午下课奔向食堂的速度奔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们亲爱的高二二班炸了,突然多出了50多只的国宝出来……

    “阿尔弗雷德都是你干的好事!哥哥我的盛世美颜呐……”弗朗西斯一来就跟个姑娘似的鬼哭狼嚎,王耀则是满脸黑线,“死法国老快给我把衣服穿上!二肥你说吧该怎么补偿我的小笼包。”

    “你们在说什么本hero怎么不知道。”这拽小子居然还不长记性,第一天刚教训完,第二天居然又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啃他的汉堡……边啃还边拿他那自以为萌死人的眼神望着面前这俩人……当然了,这个时候还客气什么,王耀跟弗朗西斯眼神一对,抄起课本往他头上就扔——嗯,看样子打的还不轻。

    “!!别!我跟你们说打人不打脸!尤其是不能打hero的脸啊啊啊!”

  “你行了吧就你还hero,你不仅让我一晚上没睡觉还让我没吃到小笼包,我不管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全家的债,反正这辈子你欠了我八辈子的小笼包,说吧,你要怎么还。”

    “hero我以身……”

    “滚”

    “等等小阿尔,”弗朗西斯拉住暴走的王耀,像想到什么似的变得一本正紧起来,慌张地翻起了阿尔的书包。“你这种平时连作业抄都懒得抄的人现在还在悠哉悠哉的吃汉堡……”弗朗西斯吞了口口水,”该不会……”

    “昨晚有作业吗?”依旧是那欠揍的声音,却让面前的两人差点一头倒过去,你作死能考虑点其他人的后果吗?!




    “你觉得咱俩能把他扔下去吗?”

    “我觉得够呛,而且他这么重…”

    “那学校小树林考虑一下!?”

    “现在下楼太显眼了,就地解决吧”

    “好主意”





“喂喂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对hero怎么样!!???”
“动手”
“好嘞”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就是和鼠砸闲的蛋疼搞出来的沙雕读物
诸位想看什么cp可以和我们说!
大概会写进去!

期待小红心和小蓝手!!

Your heart fits like a key
你的心就像钥匙
Into the lock on the wall
开启了墙上的锁
I turn it over, I turn it over
我把它翻过 翻过
But I can't escape
但我无法逃脱

by----Hurts Like Hell

原谅我真的不会画闪电orz
[抱紧我家基妹]我不管他一定会回来的啊啊啊!!

画完之后才发现我是不是把小少爷画缩水了!??!
画不出他们的盛世美颜嘤嘤嘤